眉山做网站
| | 保存桌面 | | 手机扫二维码

眉山做网站

做网站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
一点不错。这个人到屋檐口,把头探出来,对下头一望,四面没有动静,两只脚屋檐上轻轻一踮,卜,跳到庭前,没有站起来,走矮步,到张文祥房门口立定。张文祥听得清清楚楚,心里想:你这位仁兄大人阁下要来动我的脑筋了,你进来呐!我马上给一顿生活你尝尝,敲得你服服贴贴完结。张文祥正在想着,只听见隔壁房门吱…嗄!喔唷,这个家伙到隔壁姑娘房间里去了。作啥?是贼,去偷东西了。张文祥想:哈哈,机会来了!这位姑娘有一身好武艺,你这个贼坯瞎掉跟晴,钉头碰着铁头,这下子我可以看到姑娘的本事了。刚才好象听到她在房间里索落索落的卢音,看样子还没有睡。就是她已经睡了,也不要紧,为啥?有武艺的人,睡觉是很容易惊醒的,不要说有个人进去,就是一只老鼠在旁边跳过,她电要醒。姑娘一醒,必然要喊.只要你一声喊:捉贼。我张文祥马上从床上竖起来,房门一开,到外头来看你捉贼。你捉得牢,蛮好,确实有本事;捉匆牢,我张文祥来帮你。那么你的本事我也有数目哉。对啊!所以张文祥闭拢了眼睛在静听,脑子里在想:姑娘,你喊啊!喊啊!咦!为什么不喊呢?奇怪!喔!晓得了,一定是她一天事情做下来,实在太黑了,年纪又轻,正是要困的时候,头觉里睡得特别沉,这个人轻轻进去她没有听见。再一想,不会的,你是个有武艺的人,老鼠从身旁跳过你也要张开眼睛来看看的,何况是一个人呢?你会听不见?怎么办呢?我不能不管,这个人是贼啊,贼是要偷东西的,还是让我快点起来吧。张文祥刚想到这里,人还不曾起来,只听到隔壁房门嘎——吱一开,这个人已经到天井里,向上一蹿,哺——!上了屋面,嘎嘎嘎嘎……。走了。

啊哟!张文祥只怪自已不好,动作太慢,如果我早点起来,这个人恰巧被我捉牢,现在懊悔已经来不及,贼骨头已经逃走了。其他倒没啥,东西被偷去了,怎么办呢?明朝老娘舅问起来,说张文祥,昨天夜里来贼,你可曾听见?我如果说:“听见的,不仅听见他进来,还听见他出去。”老娘舅岂不要气得话也说不出来?喔唷!你的忍耐功夫倒实在好的!如果不从实讲,只好编两句鬼话,说我没有听见,因为我老早睡了。这样一来,我还算什么人呢?张文祥懊恼啊,心里正在烦躁,只听见远处传来噼卜、噼卜……咣、咣,咣!喔,已经半夜了,还有两个更次,就要天亮了,困吧。张文样眼睛闭拢,才觉着有点迷迷糊糊,只听见屋面上啯!一声响,啯,嘎嘎…张文样想,今天一夜不要睡了,半夜三更,究竟啥个路道?停了一歇,屋面上声音又响了,只听见这个声音越来越近,到尾檐口,卜喇……,人窜到天井里,走矮步过来。张文祥听得清楚,马上起来,着好衣裳,套上袜子,靴子穿好,枕头底下匕首拿出来塞到袜筒里,头上辫子绕一绕好,为啥?等歇捉贼要打起来,必须作好准备。张文祥想:二更天你来已经放过你了,三更天你再来,那末勿客气,要捉牢你哉。正在这个时候,只听见隔壁房门轻轻地一响,唰——人又进去了。喔!张文祥突然闪过一个念头:勿对,来的不是贼,这下子我明白了。张文祥明白点啥,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明白,现在竟想到歪路上去了。来的什么人呐?姑娘的朋友。为什么三更天来了,三里天又来?哦,作兴姑娘轧了不止一个,二更天来一个,三更天又来另一个。正因为如此,事体弄僵,嫁给老大,老二勿答应,嫁给老二,老大勿答应。如果一个,尽管搭老人家讲好了,老人家总归答应,明媒正娶。因为两个,只好偷偷摸摸,拖到今天不好出嫁。不知怎么被他想到这条路上去?越缠越勿清哉。张文祥想,姑娘看中的朋友,一定人品漂亮,不会差的,不妨让我起来看看,猜得对不对?张文祥拿条夹被,噔,往里床一甩,人哗啦。坐起来。两只手探下去要想拔鞋子,脑子里突然一想:慢!我起来看点啥?这种事体老人家不管,你好去管啊?弄得不巧还要吃着几记生活,没有好处,反而弄得大家没趣。张文祥想到这里,鞋子一脱,人又睡下去,夹被盖好。但是,他脑子再翻过来想,如果不是朋友,倒真正是个贼,那这个贼的本领超群。他在屋面上走的声音就可以听得出,只有我听得见,因为我内行。如果姑娘上半夜一觉睡到现在还没有醒,那岂不糟了?人哗啦,又坐起来,两只手探下去拔鞋子。鞋子拔上,脑子里又一想:不象。勿是贼,是朋友。是贼,我应当捉,如果是朋友,我张文样出去就没趣了。拿鞋子一脱,人又睡下来…张文样就这样穿鞋子,脱鞋子,坐起来,横下去,忙是忙得来!张文祥想来想去,最后想定:要去看看。决心一下,人从床上重新坐起来,鞋子拔上,走到台子边上,摸着火刀,火石,纸媒头,嗒,嗒,嗒……火刀打火石,火星溅到纸媒头上,纸媒点着,吹旺,把油盏点亮。看见台子上有表芯纸,拿一张过来一折两,搓一搓,在油盏头上点一点,望台子角上一放。张文祥想,这次我出去,是贼也好,是朋友也好,看来一个不巧就要动手,所以准备工作要做好。张文祥立起身子,拿头上条辫子噗——绕一个“得胜焦”。粗纸媒头拿到手里,身体调转,一步一步,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口,拿膝盖将房门顶住。门闩启开,人蹲下去两只手把扇房门朝上抬,慢慢地开。这样开房门没有声音。等到房门隙开一条缝,张文祥从缝里索落,窜到门外头,身体哗啦一转,面孔匹对姑娘的房门。
0条  相关评论


快速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做网站
  • 电话:13222222222

文章